山崎甜糖

喜欢就好啦


♡我慢热也不爱凑热闹如果对你热情说明你很重要

♡你信步而来 我手忙脚乱

♡“你问 我眼里有什么值得看的

其实没什么

不过是草木青山 漫漫星河”


凡事都有偶然的凑巧 结果却又如宿命的必然

世间被看见的感情那么多 我唯独最爱魏白

*只是一点小感慨 就打我自己的tag了

晚安🌙




【魏白】是一辈子的


*迟到的生贺  高三忙昏头找空写的短打√

*ooc我的 人物有私设 不上升

【希望25岁的白老师越来越棒 和魏老师一起一直走花路吧!!】


我永远爱魏白两位老师♡


今天最喜欢的一句话:魏大勋可能会迟到 但是永远不会缺席




————————分割线————————





魏大勋脚底生风地走在机场里 和粉丝挥挥手后迅速钻进早就停在机场边上的车里 向着白敬亭所在的地方开去


前些天小孩儿刚刚给他打了个电话 支支吾吾地想他在生日那天回来看看自己 魏大勋在电话这头抿着嘴笑 拿过自己的行程表 粗粗计算了下时间 想着还是要尽快过去看看自己的男孩



自打魏大勋在平凡的荣耀剧组杀青之后 两个人聚少离多 虽然那之后也约了去看篮球赛 还一起吃过火锅 但对于好像一直处于热恋期的人来说却怎么也不够


好不容易找到空子 自家小朋友也要过生日了 紧赶慢赶还好也不晚 魏大勋想着 思索很久之后选定的礼物正在自己手中 他把头靠在窗边 眯着眼打算休息会 一想到下了车就能见到自己傲傲娇娇的小男朋友 他的梨涡就停不下来的加深再加深


正值上海的晚高峰 魏大勋的车不出意外地堵在了路上 刚刚眯过一觉的大金毛睁开仍旧有些迷糊的眼 窗外竟虹流持 光怪陆离 人们像是都在忙忙碌马不停蹄地追赶着自己的梦想 车流量不断增大 断断续续地停顿令人没来由的烦躁

这让魏大勋很快想到他们一起去看篮球赛的那天晚上 铺天盖地而来的热搜和部分白鸽激烈的言辞 他才刚刷了没一会白敬亭就来了消息 语意之间均是让他别多看也别多想


他的小男朋友总是那么细心 虽然他们很早便熟悉到对方一个眼神都能知晓意思 他更清楚白敬亭一次一次地发ins或者微博评论 为的是一种宣告 向毒唯们的宣告 


这是我特重要的人 你们别动


魏大勋打开手机 看着自己设定壁纸里男孩温温柔柔的眉眼 瞳孔里尽是宛若溺水的缱绻之意








下车的时候天已然黑了 魏大勋走到白敬亭的酒店房门口 拨了个电话

听到对面小孩带着有些疲倦的声音 魏大勋轻轻的开口
“白 开门吧”




果然隔着一个屏幕和亲眼看到完完全全不一样 他的小男朋友此刻应该是刚洗完澡 裹挟着一身的水汽开了门 头顶还没吹干的小卷毛翘起来几撮 顺着风摇摆了几下 最后稳稳当当地定在原地



天色晚了 魏大勋跟着白敬亭进了门 目光上上下下看了个遍之后得出了结论

这小孩儿又瘦了



罕见的没有一见面就往上扑 大金毛拿过搭在沙发上的毛巾熟练地给坐在床上打游戏的小白兔擦拭头发


月光透过云的缝隙轻轻打在他的侧脸上 模模糊糊看不真实 却又跟谪仙般的 泛着些雾气






最后魏大勋看着看着 拿过白敬亭的手机放到一边就着嘴吻了下去

白敬亭也没扑腾 搂过魏大勋的脖子回应着

不必言说 他们都懂




“生日快乐 敬亭”


有温柔的声音在白敬亭耳边炸开 伴随着窗外忽而闪现的 夺目而耀眼的烟火





择其所爱 爱其所择

前四个字是前半生

后四个字 便是余下的岁月







而魏大勋和白敬亭

是一辈子

魏大勋白敬亭🔒死了!!!!

同人都不敢这么写妈啊我表演原地上天!!

图源水印



-







1.


一直觉得能让人开心的事其实很多



比如

考到了自己理想的成绩

买到了恰好喜欢的口红色号

吃到了想念很久的章鱼小丸子

看到了白敬亭魏大勋最新的路透资讯





再比如

隔壁邻居的金毛今天朝着我摇尾巴像是在打招呼的样子很可爱

念念不忘的人送来了我发在朋友圈说想吃的滚烫滚烫的糖炒栗子

同桌天天都能制造出一堆笑点最后两个人趴在桌子上笑到岔不过气

晚自习结束回家蘸着一身凉气进门时候看见摆在桌边盖了杯盖的温牛奶







那些细细小小的事总是足以堆砌起我一天的好心情啊












2.


在微博上看到那么一段话



“和你较劲的 从来都不是天赋 而是时间啊 要在少年心性磨尽之前往前跑 要在手里还紧紧攥着梦想的时候不放弃 当你真正全心全意去做一件事情的时候 会发现原来这比在原地害怕要容易和痛快的多”






命运的礼物晚一点 慢一点 波折一点 只是为了用心扎一个蝴蝶结


在此之前 要用力一点地往前奔跑啊











木心在《少年朝食》里写 “念予毕生流离红尘就找不到一个似粥温柔的人 ”








陪伴有秋天热气腾腾的炒栗子的香味











不管是什么





我都愿意等啊

————————分割线————————

【第五次日常笔记】

希望我高考加油♡





-






我从前不知道那句“没事了 别哭了”有着那么大的力量

也不知道原来自己的崩溃点会突然得那么让人措手不及





我只记得 影片结束后起了歌 里面还有一些人说着自己的糟糕过去 人散的差不多 我终于低下头 泪水迸发出来



肩膀处突然多了别的触感


她说 已经过去了 没事了 别哭了啊




旁边姑娘伸出手环抱我 将自己的头贴在我耳边 轻轻的拍着








那一刻 我原本覆叠起的 那座故作镇定不甘软弱的堡垒分崩离析 我知道那里面藏着一个只敢拥抱自己放声大哭的我






往日刺目扎人的字句和一张张摇晃而过的充满着恶意的脸无比清晰地出现在我模模糊糊的眼前









我也曾像易遥那样 大声嘶吼着 不是我 不是我
















你知道吗





我多想把这页翻过去啊









可它最后还是成了永远烙印在我心尖上的一道疤








哪怕现在的我有足够的力量去抵抗它











好了






最后一次了





晚安













愿所有的青春 都可以被温柔对待


愿所有温柔的人 能得到同样温柔的回报




——————————分割线———————

 

【第四次日常笔记】

“从此还是要战斗 就当为了此刻只属于我的晚风”





-





“你生活在光亮里 你就觉得全世界都是光亮的”






校园暴力

依然是社会经常会提到的话题

我很庆幸 我不曾陷进这样深的泥沼


哪怕也曾被当是出头鸟 头一枪打着肩膀 鲜血淋漓

哪怕也曾在现实中被谣言疯狂侵袭 一传十十传百 最后成了无数人嘴里的真相

哪怕也曾看过无数人的冷眼听过无数句的咒骂 像是窝在角落的蛇 伺机扑上来 一咬便是发着颤的疼


那些一字一句带着朋友 带着家人 硬生生砸进我的心脏 拽着为数不多的脉络 大声叫嚣活该




我在易遥身上看到了曾经的影子 一个天生的敏感和多疑的人




或许很多人都会嘲笑这样的疼痛青春片没有营养 又或许感同身受的也是世界某个角落里像我一样寥寥无几的人群

我站在一个局外人的角度 想起了苦涩的过去 也感谢它们给了我在艰难里跌跌撞撞的继续往前走的决心和不曾想过会拥有的坚定




感谢当初所有给我拥抱和鼓励的人

因为他们

我依然愿意笑着面对这个世界





我的故事很短 也只是万千故事里的渺小之一

现实比曾经的我更痛苦的人 数不胜数



每个人都有可能是校园凌霸的受害者 施暴者 旁观者 亦或 援助者


我曾是施暴者 十岁冒头张扬地挥着爪牙 那声对不起 最后也不知有没有传去那个人的耳 但我知道 伤害再也不可能平复


我曾是受害者 被语言暴力攻击得丢盔弃甲 扣在头顶的黑色帽子 也不知什么时候可以摘掉 过去像是刻在脸上的疤痕 一辈子也洗不下来






我真的有太多的话 说不出来 更写不出来






我只希望曾经受过伤的人们

永远能做自己的超级英雄


就像那歌里唱

“给自己的拥抱 披荆斩棘 迎接星辰日出再见孤独”








但愿我们都能心怀美好

但愿我们都能在逆境中砥砺前行














“你还是走过来了 你真的很棒”




——————————分割线———————

【第三篇日常笔记】

晚安




-



纵然人有千般能耐 似乎也敌不过命

有时候也会觉着很无力 好像什么都做不好 好像什么都不知道

总是在瞎想着什么

总是在乱写着什么




耳边是熟悉人的声音 絮絮叨叨的

我盯着她鼻子下边的伤痕 像是被猫挠了一爪子

红红的 还带着血丝

我伸手碰了一下 她条件反射般的躲



我便问她

“你家养猫了吗”



她看了我一会 像在确认我的眼睛里究竟是不是真的关切



然后她摇了摇头 轻声和我说

“那是我妈抓的 我偷偷用手机被她发现了”




我皱起眉 不太明白

我与她都是十七八的年纪 有些心思管不住也是意料之中 如今这样快的科技发展 手机早成了不可缺之物 怎么碰了就要挨这一下呢





于是我问她

“疼吗”

她翻着书 也不抬头

“还好吧 也不是第一次”

“我知道 他们那是为我好”





我忽然有些楞神

姑娘平日里总是笑不停歇的样子晃进了我的眼

她总是很乐观的对待每一件事 不论开心或是不开心

她总爱和我打闹 嘻嘻哈哈的 除了笑意看不见其他


若不是我知道 恐怕也想象不到她活在怎样的家庭里





好像说的过重了







我也曾有过这样的经历

幼年不爱背书 一背就想赖

有次惹恼了母亲 她便拿了衣架打我



只是还好

我的父母更热衷于同我讲道理


似听非听的

也就这样了






家庭 父母 对一个人的影响该有多重呢

我一下思虑不清


那些幼时的记忆多半念不及起

我便不再多想







时光里我看的见的 是母亲嘴边温和的笑容和父亲眼角蹙起的皱纹



后来我又想了一遍

家是什么



大抵



是它知道我向往饱览名山大川 而它只是江南的一座低矮青山





但轻舟过万重 青山依旧在











它永远是我回过头一下就能找到的地方

————————分割线————

【第二次日常笔记】




-


骑电瓶车的时候我撑了伞 雨也不大 等红绿灯的时候我停下来看周围在雨雾里四散的人们 那些面孔中带着怅然 带着愉悦或是面无表情

形形色色或相同或不同的




我们过得不快乐 一部分原因是我们不够诚恳

敢爱敢恨不容易



跨过人潮拥抱你和不顾一切撕破脸皮都需要勇气




——————分割线————

【第一次日常笔记】

真情实感哭泣的一晚!!!蒸煮扛旗的cp真的不一样!!!我磕的什么神仙cp啊我的天😭😭我爱魏白

【魏白】细水长流


【*一篇很短很短的短打篇 取题废x】

【*日常系利絮絮叨叨絮絮叨叨 】

【*私设如山 ooc我的 不上升真人 】



————————————分割线————————————


“须知参差多态 乃是幸福本源”
            ——罗素





“小白”

听到熟悉的喊声 白敬亭从剧本里抬起头

魏大勋端着杯牛奶走过来在他身边坐下

“等会该睡了 不然明天起不来了”

白敬亭抓了几把自己杂乱的发丝 把手放到太阳穴边上揉了揉

“又头疼了?”魏大勋看着他 眼里藏不住关心

“过来点 哥哥帮你按会儿”边说着话 边放下了牛奶杯 手搭到白敬亭肩膀边 把人往自己这边挪了挪

白敬亭也不反抗 由着他抱 疲惫令他暂时不想动

魏大勋把人的头固定到自己胸前 确定这个姿势白敬亭不会觉得难受 然后用手轻轻放在两边的太阳穴上按着

“小白 明天早上起来跟我对下戏吧”

白敬亭窝在男人的怀里 闭着眼点了点头 把自己的腿收进沙发里 半个身子躺在魏大勋的腿上

“后天有明侦的录制 过两天哥哥要出去录个综艺 你自己乖乖的昂 再让我逮着你不吃饭还睡那么晚小心哥哥我....”

“你怎么样?”白敬亭听着人叨叨的话 找准机会怼了回去 翘起的嘴角像一弯明月

魏大勋笑起来 点点白敬亭的脑袋 压不住的宠溺“你就仗着我宠你 小畜生 还敢跟哥哥叫板了”

男人刚洗完澡 指尖清清凉凉的 按太阳穴的力度也刚刚好 白敬亭的疲累消散了大半



没什么比爱人在自己身边更安心了啊





从魏大勋的怀里爬起来 白敬亭翻了个身把头放到他肩上 拿过放在一旁的手机 刷起了微博

魏大勋动了动 替白敬亭调整了下位置 顺手拿过放在桌上差点被忽略了的牛奶杯

“别看了 还近视呢 喝了牛奶跟哥哥去睡觉”揉了把少年软软的发 把牛奶拿到人面前晃了晃

白敬亭把手机扔在魏大勋腿边 直起身端着牛奶咕咚咕咚灌了下去

少年的喉结上上下下地动 嘴边也沾了一圈白沫儿 放下牛奶杯后刚打算去拿手机就被魏大勋拽了过去

男人用手指把白敬亭嘴上的奶沫儿抹下来 放进自己嘴里 而后对着人展现出一个笑 牵动起嘴角梨涡一并地颤

白敬亭的耳尖迅速泛红 他推了魏大勋一把 恶狠狠地说了句 “流氓!”

眼角泪痣随着主人的情绪变化跳跃



男人大笑着把白敬亭往自己怀里拽了拽

他说  “小白 我咋那么稀罕你呢”


白敬亭别别扭扭地在人胸前拱了拱 魏大勋低头的时候刚好看到人头顶的发旋


这哪里是什么酷盖铁哥 分明是小奶精啊



魏大勋吻了吻怀里人的发顶 嗅着他熟悉的气息

他想

还好 当初举着自己满心满眼的温柔和爱意跑向这个人的时候 没有犹豫

白敬亭看着高冷不爱说话 实则只是慢热 魏大勋像一团火似的靠近他 终于 冰山融化成了水 潺潺的流进魏大勋的心里 里里外外的包围着 暖融融的 充斥在心脏的每一处

他曾无数次庆幸着自己成为了这个小宝藏的爱人 他高兴生气难过激动的模样 自己一样都没有落下

他们和所有普通情侣一样 会拥抱亲吻 会温存缠绵 偶尔也有吵闹 只是那些最后都嗖的一下 被两个人打包扔出窗外


他们的感情啊 似乎也没有那么轰轰烈烈 从相识 到相知 再到相恋 双箭头的爱总是遮不住的往外冒啊 一切的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水到渠成



“所有温暖如春的句子里都藏着你的脸”

这是有次他们结束一周的忙碌生活后一起窝在沙发上刷微博 魏大勋凑到白敬亭耳边说的话

听不得情话的小孩像只竖起尾巴的猫 红着脸把头埋进魏大勋肩窝 最后低着声说

“也藏着你的”



喜欢你啊 到月亮那么高  再一一绕回来







魏大勋回过神的时候小孩已经在他怀里睡着了 安安静静的 刘海乖乖贴在额前 像只小兔子

他小心地把人抱起来放到卧室的床上 出去把桌上的杯子拿去洗了 回来的时候顺手把白敬亭的手机放到床头 省的这小孩赖床赖到快迟到 起来找不到手机又要一阵鸡飞狗跳


似睡未睡之际 夜行人的脚步声若远若近 似有似无 微风拂过瓦楞 细雨滑落屋檐 像夜的呢喃











所谓最好的人生呀 无非是在这五千年以来最好的一个年代里 于年轻之际 站在最好的一座桥上 遇着个最好的人 与他一起终老长干



“大勋啊...”

“小白我在呢”




————————分割线——————————

【一些乱七八糟的想法 可忽略x】

今天补了很多山花老师以前的综艺 有些小感触
花老师真的是个超好超温暖的人啊 唱歌也超级好听 山老师平时酷盖酷盖的 还爱怼怼人 可是温柔真的也藏不住啊 他们俩的性格互补型的 相处起来要多甜有多甜

明侦时期的时候就觉得他俩挺甜的那时候还是北极圈cp 现在看着越来越多人喜欢他们真的很开心

两位老师都是一步一步踏踏实实走到今天的 他们有自己的志向和抱负 正在一点一点地往前奔跑

能认识他们 粉上他们 真的是件好幸运好幸运的事😭真的巴不得全世界都知道他们有多好

我永远爱他们♥希望两位老师一起走花路!

好了结束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在说什么的片段

end